网易退出双十一背后:马云和丁磊的“相爱相杀”

原创 Kbet365  2020-11-05 14:20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张钊

来源:互联网圈内事(ID:quanneishi)

2020年11月4日,双十一第一轮爆发刚刚结束,没人能想到沉寂已久的网易严选能以这种方式上热搜。

当天下午18:48分,网易严选发布微博表示,将退出今年双十一。微博配图揭开了网易严选此举的原因:「人们被鼓动着,为庞大的销售数字贡献一己之力。」「我们的欲望已经被添加了太多人为成分。」种种语句表达着网易严选对双十一的不满。整篇文稿在最后图穷匕见,网易严选表示要退出这个鼓吹过度消费、为销售数字狂欢的双十一。

有意思的是,尽管网易严选言辞激烈地表示要退出双十一,但没有放弃在双十一期间停止补贴。在微博中能够看到,网易严选称,「今年双十一,我们不做复杂优惠玩法,我们为你们搞定了全年最大力度补贴。」而这一做法,被不少网友质疑「明面上退出,暗地里发力」。

严选再次出征? 

在这场喧嚣中,网易严选再次回到大众的视线。

网易严选上次被提及还是在丁磊直播带货期间,2020年8月15日,丁磊在抖音为网易旗下电商平台严选带货,但这次丁磊抖音带货成绩远不如此前在快手带货的成绩。6月12日,丁磊在快手带货直播GMV超7200万,而这次在抖音的带货直播销售额仅为480.96万,差距巨大。

自丁磊直播带货过后,就很少看到网易严选「露面」。此次在双十一期间卷土重来不禁让人怀疑,网易严选是否被丁磊再次押宝。

网易严选上线于2016年4月,自诞生以来就是网易内部备受关注的明星产品,网易CEO丁磊也频频为其代言。但在今年8月13日网易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只提到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38.3亿元,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达37.3亿元,并未单独提到严选业务,而是将严选和邮箱、音乐等项目合并在「创新及其他」业务中。

目前,网易严选是网易电商业务中仅存的独苗。

此前在2019年9月6日,网易与阿里巴巴共同宣布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集团以20亿美元全资收购网易旗下跨境电商平台考拉。艾媒咨询《2019Q1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网易考拉海购的市场份额为27.5%,位居第一,天猫国际的市场份额为25.0%,位居第二。因此这次收购被业内戏称「行业老大卖给了行业老二」。

失去考拉业务后,网易电商业务在网络上的声量愈发减弱,引起业内普遍对网易严选业务的看衰。对此,网易曾回应网易考拉与网易严选本身是两个独立的事业部,网易考拉的出售并不会对网易严选造成任何影响。但和丁磊曾放言通过电商业务再造一个网易相比,网易严选早已式微。

在这次事件中,最令人争议的地方在于此刻正处在蚂蚁「风波」时期,而双十一作为阿里旗下淘宝最先举办的促销节日,此刻也正处在风口浪尖。但网易严选突然宣布退出双十一,让不少人怀疑其用意。此外,网易严选在微博中明确表示反对「花明天的钱,为今天的欲望买单」的购物行为,和蚂蚁旗下的花呗业务再次「挂钩」。

据报道,2019年双十一网易严选的成绩单为:从11月10日22时至11月11日24时,其订单总量同比增长53%,支付用户数增长46%,助力中国制造卖出超260万件货品。因此网易严选在双十一活动中也有所受益。

整体上,网易严选这次的动作是一场商业行为,虽无关对错,但也引来不少质疑——在蚂蚁伤口上撒盐。

「相爱相杀」往事 

马云和丁磊同属浙商,但这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交恶」。

和马云相比,丁磊属于年少成名式人物。2000年6月,网易(NASDAQ: NTES)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而此时这家公司才刚刚成立3年。反观阿里巴巴,拥有120多个员工,刚获得日本软银的2000万美元投资,如何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彼时在阿里巴巴网站上发布信息还是免费的,阿里巴巴可以帮助供求双方建立联系,但交易是在线下或者通过电子邮件敲定的。当时,马云还希望通过向会员提供付费服务以及广告和促销活动来赚钱。

在2000年9月,马云在西湖举办了首届西湖论剑网络峰会,参会嘉宾包括张朝阳、王志东、丁磊、王峻涛、金庸等人,吸引了全国上百家媒体。同属浙商,马云和丁磊有着先天亲近的前提,因此当时马云和丁磊的关系还不差。

到了2003年,马云和丁磊首次交恶。此时的马云刚刚创立淘宝网,正处在和行业龙头易趣争夺市场的关键时刻。淘宝想要拓宽渠道自然少不了流量投放,在当时各大门户网站首当其冲。但为了防止对手易趣也通过在门户网站使用同样的招数,马云亲自出马劝说各大门户网站只接淘宝的广告。

但尴尬的是,同属浙商的丁磊没有念及旧情,作为中国三大门户网站之一的网易出现了易趣投放的广告。

而另一次大的「交恶」事件发生在2011年,彼时马云未经阿里巴巴董事局审核批准,便将旗下支付宝的所有权转移到自己控股的另一家内资公司,该行为引发舆论沸腾,马云的声誉也遭到质疑。又是在这关键时刻,网易门户上再次出现针对马云的负面消息。

经过这两次大的冲突,马云和丁磊的关系似乎下降到了冰点。从2014年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始,丁磊的乌镇饭局上再没出现过马云的身影。在2017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云对此进行了回应:确实没人邀请我,但邀请我也不一定有时间。饭很重要,但饭桌上谈什么更重要。

不过在2018年的互联网大会期间,马云和丁磊被拍到再次坐在一起,也引起不小的争议。

除了上述大的冲突,两人之间的「小打小闹」也不少。2017年6月,顺丰和菜鸟突然掐架,先是菜鸟指责顺丰关闭对菜鸟的数据接口。随后,顺丰称是菜鸟率先发难封杀丰巢,最终目的是为了让顺丰由使用腾讯云切换到阿里云。当时丁磊公开表态支持顺丰,称顺丰是其十分尊重的企业,为中国消费者带来了很好的物流体验。

此外,在2018年3月,有报道称阿里游戏正在大规模挖角同行,其中网易某游戏项目组员工称整个部门都收到了阿里游戏发来的信息。据知情人士透露,自收购简悦,获取自研能力和成熟游戏产品之后,阿里游戏的重心开始向自研转移,并启动了大规模的挖角计划,其中网易是主要目标。

但阿里和网易双方也有「相爱」的时候,除了2019年网易考拉业务被阿里收购以外。

在今年9月1日,网易向所有员工下达了一则与称呼相关的通知,员工在内部沟通中将去掉哥、姐、总等称呼,倡导用昵称代替。从这天开始,网易开始有了自己的花名文化。不过真正把花名文化发扬光大的人是马云,马云在阿里成立之初就给自己取花名为风清扬,不仅如此,阿里巴巴旗下公司的高管都有自己的花名。

因此,两人的纠纷往来已久,这次网易严选宣布退出双十一,网友认为是网易向阿里发难。

「决战」双十一 

此次双方交战的节点正处在双十一,作为淘宝商城在2009年11月11日举办的网络促销活动,双十一在当年一炮而红后,逐渐成为中国电子商务行业的年度盛事。

但近年来随着双十一活动的普及,在商品促销期间也出现了不少问题。

不少商家极力将双十一渲染成一个折扣低、省钱多、机会难得的网购良机,但在每年的双十一活动中都会出现虚假折扣、以次充好等现象。不少商家为了利用消费者占便宜的心理,在双十一之前先涨价再降价。因此有的买家发现不但省不下钱,反而会多花不少冤枉钱。

此外,随着各大电商之间竞争愈发激烈,不少消费者发现自己的冲动消费被进一步刺激和放大,很多抢购来的商品虽然便宜却并不实用,只能用「现在用不到,早晚也能用到」的理由来自我安慰。还有一些消费者称「刚下单就想退货」,在今年的双十一期间,不少人发现刚刚付款订单就出货了。

在双十一期间,薇娅、李佳琦直播观看人数纷纷破亿,数亿人为了抢优惠卷不睡觉,这也是一种冲动消费的体现。此外,最近比较火的「尾款人」,不少人在付完定金后发现尾款成为自己的一大负担,也是一种冲动消费。

另外,在双十一期间助力活动愈发普遍,对于平台而言,助力活动能够增加用户的参与度,但同时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不少用户为了达成助力目标获得相关奖励,除了在朋友圈发送「助力」信息外,甚至还组建了「互助」群,但此类群很容易泄露个人信息。

除此之外,双十一期间也是快递小哥的离职旺季。究其原因,在于双十一期间的巨量包裹导致快递行业不堪重负。在包裹过多的同时,包装不环保导致环境污染也是一大问题。

当然,随着双十一的普及,各个地区也开始执行相关保障消费者权益制度,拿北京来举例,在2019年11月3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平台企业在集中促销活动期间要及时发现并制止虚构原价、先涨后降、不履行价格承诺等违法行为,同时要严格落实「赔偿先付制度」,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此次网易严选公开反对过度消费的购物行为,以及反对复杂的优惠玩法,确实得到很多人的共识。

当然,也不少人觉得在这个时刻退出双十一不仅针对阿里,还趁势打了一波广告,有些令人不齿。

但商人趋利,网易严选的行为本质还是商业行为。

本文地址:http://www.xiaozhaitangtea.cn/2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